返回
资讯

资讯

爱正浓君可知小说-流苏青鹤(青梨)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4-14 13:28:10作者:青梨

小说:爱正浓君可知

       热门小说《爱正浓君可知》是青梨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主角流苏青鹤,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守护了他五百年,一朝披上嫁衣,他却不认昔日爱人,成亲几日便得了一纸和离书。一句天上地下再无瓜葛让她痛彻心扉远遁而去。几年后,误会解除,堂堂圣君甘愿做那山野樵夫、.........

爱正浓君可知小说-流苏青鹤(青梨)全文免费阅读

《爱正浓君可知》第一章

北丘山,星华殿。

一身大红喜服的流苏端坐与床榻之上,纤纤玉手交叠而握,紧张中透着羞怯与浓郁的喜意,静等心爱之人来掀开盖头,饮下合卺酒,共赴鸳鸯帐。

哐当,门被人大力撞开,青鹤圣君迈着踉跄的步子走了进来。

酒气冲天!

守在室内的宫娥忙上前去搀扶:“圣君!”

“都…滚出去!”

宫娥匆忙的脚步声迈出门去,贴心的将门合上,坐在床榻上的流苏一颗心高高的提了起来。

“流苏,呵,恭喜你如愿了,你成功让本君的帝父将本君捆上天马,成功将你接了回来!”

未曾来得及搭话,这句清冷中透着不满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夫君?”流苏的声音有诧异的慌乱。

“叫圣君,这个称呼,你不配!”

下巴被人大力捏住,隔着大红喜帕她都能感受到那指尖的冰凉,喜帕上的绣纹硌的她皮肤生疼,也远不及那颗瞬间凉到底的心让她遍体生颤。

“流苏上仙,为了嫁给本圣君真是让你煞费苦心了。”浓郁的酒气穿透喜帕钻入流苏的鼻息,她慌乱的想要挣开辩解,却被青鹤圣君用妖力牢牢禁锢住,逼迫她继续听那字字诛心的话,“你们仙族的人都这么自甘下贱吗?用那样的手段逼我娶你,今日又在酒中下药,是怕本圣君不与你洞房吗?”

撕拉!

身上的衣服被暴力扯开,肩头传来的凉意让流苏娇躯一阵急颤,费力的摇着头:“我没有!”

话音未落,身子便被重重的推了下去,冰凉的躯体带着呛人的酒气覆盖下来,满含醉意的话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与怒意:“本圣君如你所愿,只是这张脸本圣君实在瞧着厌烦,这盖头就不揭了,流苏上仙,你觉得呢?”

身子猛地一沉,半点怜香惜玉的温柔都没有,就这么暴力的撕开那道薄弱的阻拦,沉入流苏体内。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身子都忍不住弓了起来:“疼!”

身上人的讥讽毫不掩饰:“疼就对了,本圣君就是要让你记住这疼,流苏上仙,你们加在盈盈身上的痛苦,本圣君会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花盈盈?

流苏大脑有片刻的空白,指尖瞬间一片冰凉。

仙帝与妖帝乃万年故交,幼时随帝父来至这四丘妖族圣地,对青鹤一见倾心,指着眉目温润的少年奶声奶气的道:“长大了我要嫁给他!”

刚化形不久的少年抬手揉了揉她的发心,温润的声音带了欣喜的宠溺:“那等我长大了,我娶你!”

两位帝父开怀大笑,一纸婚书当场定下,成就了这桩娃娃亲。

后得知青鹤去昆仑山学艺,流苏缠着帝父哀求数日,化作男儿身前往陪伴。

学艺期间因担心被师父识破她的真身,故而对青鹤也隐瞒了她的身份,只守在他身旁帮他避开过无数大劫小劫,替他分担过雷劫,至今那道雷印还在她体内,每逢月圆之夜便要受那雷击之痛。

那时两人外出任务,每每遇到上前来求爱的女子,她都会促狭的鼓动他:“不顺便讨个媳妇回去?”

越发俊朗的少年眉目间一片坦诚:“某已有婚约,待我艺满便前去提亲,与之相爱千年、万年!”

流苏听闻此言,心底的甜蜜总是抑制不住的散发出来,惹来少年诧异的侧目。

问的多了,她便以为他心智是坚定的,心里有那个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花盈盈,是两人某次外出历练时共同救下的那只狐妖!

没想到,他的情爱终归还是偏了方向!

流苏心底蔓延起无边的痛意,那种痛足以让她失去全身的力气,连修为都压制不住。

思绪一晃而过,身下因暴力动作带来的疼痛让她回了神,透过喜帕她都能看出上方那张脸阴沉的可怕,喷出的酒气带了浓郁的荔蜜香气。

这是一种大罗金仙都能沦陷的情欲仙草,初始无色无味,只有在饮下时才会散发出来。

配上催情咒,中了这药的人只能与对应的人交欢方可能解,过程中整个神识都是清醒的,可一旦解了药效,待药效彻底沉下去之后,中药之人会彻彻底底忘了当时的那场欢愉。

这是仙界的禁药!

除此之外,能解此药的天上地下少之又少,好在她恰恰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

“不……”流苏伸手推了青鹤一把,顾不上体内因横冲直撞带来的不适,连连道:“停、停下来!”

如今一身仙力被青鹤用妖力死死压制着,根本施展不开,只能试图让青鹤停下来。

“停下来如何对得起你这场设计。”青鹤圣君薄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透着毫不掩饰的鄙夷,“流苏上仙,你自甘下贱,本君成全你。但是你要记住,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心,永远都不可能!”

“呜…不,不要!”

打断两人动作的,是一只传音鸽。

感受到那传音鸽上熟悉的气息,青鹤整个人都温润下来,妖力轻触,传来一道轻柔中夹杂着痛苦的声音:“青鹤哥哥,好痛……”

“盈盈?盈盈你怎么了?”

感受着身上人的变化,流苏遍体凉寒,一颗心沉入谷底。

“肚子痛……”

“盈盈别慌,我马上来。”

三两下结束动作,青鹤毫不留恋的起身穿衣,看都懒得再多看一眼满眼泪意的人,便要朝外走去。

“青鹤,别走……”

她只要恢复仙力凝上一个复杂的咒印,还是能化解荔蜜解除后的失忆状态的。

迈出一步的人转回身来,冷笑道:“流苏上仙,适才本君要你时你要本君停下来,现在本君如你所愿停了又不许本君走,你下贱,可本君不愿再奉陪,多看你一眼本君都觉得恶心。”

语毕化作一缕清风消失在室内。

流苏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那咒印只来得及凝了一半,便带着一份萧瑟在空中消失了去。

 

《爱正浓君可知》第二章

青鹤圣君御风而行,飘至途中恢复清明的眼底闪过一抹迷茫,忘了适才那粗鲁的举动,心头只记得他心爱之人急切的呼唤,催动体内的妖力,往南丘赶去。

盈心殿,花盈盈在那熟悉的人影跨进来时恰巧吐出一大口黑血。

人影透着焦急扑将过来,疼惜的把人抱在了怀里:“盈盈,盈盈你怎么样了?”

“青鹤哥哥,盈盈不是故意打搅你入洞房,可实在、实在太、太疼了,青鹤哥哥,盈盈是实在、实在忍不住了才……”

花盈盈沾了血丝的脸上一片苍白,朦胧泪意带着恰到好处的愧疚与紧张,小心翼翼的捏着青鹤的袖口,颤巍巍的道。

“盈盈别自责,你比谁都清楚我的心意。这婚本就是想要退的,若非帝父逼迫,拿了捆妖绳将我捆住,不娶她这捆妖绳无法解开,怕是以后再也见不到盈盈了,迫不得已之下才娶了那不知廉耻的毒妇。”青鹤柔声哄着,“你别怪我就好!”

“盈盈不怪青鹤哥哥,盈盈就是心疼你……”

“能得你这样的一句话,纵然我此刻去死都甘愿。”青鹤圣君抬手抚上她的后心,滚滚妖力入体缓解着她体内的痛苦。

传音阵早在青鹤来之前就布置妥当,这番情意绵绵的话在另一个人听来却如同雷击心脏,疼的她娇躯阵阵发颤。

流苏脸上的盖头已经被她拿开,精致的脸上半点血色都不曾剩下,只余伤情的悲痛。

“原来娶我,真的让你如此恨极,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毒妇!”

是什么样的变故让他变的如此绝情?

是他突然要退婚遭到拒绝开始,还是花盈盈前去仙族跪在仙门外为当时僵持的局面求情开始?

她不清楚,她只知道他的变化让她尝到了锥心之痛。

传音阵消散,流苏扯过绣了并蹄莲的喜被盖在身上,柔软的被褥也驱不散这床榻上的冰冷。

大婚日,月圆夜!

青鹤的雷劫留在她体内的伤,若能得他一丝妖力,这痛楚便会缓解。

昆仑山上,每次痛不欲生之时都是青鹤用妖力帮她缓解的。

只那时他将她当做生死兄弟。

艺满下山时还想拽她来妖族做客,将她引见给自己的帝父。

只那时两人的婚事已提上日程,她也满心促狭之意,加上备嫁心切,便想法婉拒脱身离开。

盼着能在洞房花烛夜告诉他,她还有个名字,叫‘青扇’,含了他名字里的一个字,想看看他吃惊时的表情。

又麻又痛的感觉开始在体内渐渐出现。

流苏知道,要开始了!

月色如同银色的瀑布穿透薄薄的窗纸透射进来,床上的人渐渐蜷缩成团,巴掌大的小脸一片蜡黄,紧锁的眉梢隐约有雷光电弧闪现,一点一点的摧残着她体内的经脉骨骼,这份痛楚渗透进灵魂深处,贪婪的消耗着她体内的仙力。

纤细的手艰难尝试着捏起一个传音诀,只话未说完就散了开来。

如此反复数次都无法将传音诀捏出来,流苏疼的打颤,混了一口内丹金血才终于堪堪捏成形,艰难的注入她想说的话:“青鹤,我、我是青、青扇,救、救我……”

传音诀摇摇晃晃的飞了出去。

整个人眼前已经开始阵阵发黑!

如今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只希望青鹤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施以援手,助她缓解体内的痛苦。

盈心殿,花盈盈痛苦的神色终于得到缓解,一双美目望着身边这个爱到骨缝里的男人,将隐忍的委屈拿捏的极好,柔柔的道:“青鹤哥哥,盈盈已经没事了,快去北丘陪、陪嫂、嫂嫂吧!”

“你喊她什么?”青鹤眉头微皱,隐约有些不悦,道。

花盈盈垂下头,神情痛苦的:“终归是你明媒正娶的君妃,以后圣君就是盈盈的哥哥,亲哥哥,流苏上仙就是盈盈的嫂嫂。不然,不然盈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来!”

“盈盈,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心悦你,那个女人不过是给我帝父一个交代罢了。”青鹤将花盈盈环在怀里,深情的道,“你这么说可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可是、可是今晚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花盈盈抬起头,眼底已是一片水雾,“青鹤哥哥难道会留在盈盈身边陪着盈盈?”

骨节分明的手拂过那一头青丝,柔声道:“除了你,没人值得我夜夜陪伴!”

一面展开的扇子飞了进来,让青鹤心头微微一怔,还是花盈盈推了他一把,佯怒嗔道:“你还说,嫂嫂催你来了。”

说完竟一转身,耍起了小性子。

青鹤这才发现是流苏捏的传音诀,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厌恶,连听都懒得去听,屈指一弹,将那扇子打散,消失在空中。

“噗!”

混了内心金血的传音诀与她心神有着紧密的联系。

传音诀被打散,流苏也受了反噬,猛地一口血喷了出来,那本就蜡黄的脸更是隐隐泛了青色。

“啊……唔!”

柔软的被子被她硬生生咬出了窟窿,汗如雨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连青扇也忘了吗?

还是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只那份恨意让他连五百年来形影不离的生死情谊都不顾了?

“疼啊,青鹤…青鹤……”

无助的呜咽声淹没在唇齿之间。

她自以为拼命的呐喊实则连蚊蝇的哼哼声都不如。

最终黑幕弥漫,陷入了幸福的昏厥中……

 

《爱正浓君可知》第三章

流苏悠悠转醒后身边只有一个瘦不拉几的小宫娥,看那装束就知道是殿内最下等的苦役。

“娘娘,您醒了?”小宫娥怯生生的道,“您感觉怎么样?”

流苏冲她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可配上蜡黄的脸与毫无血色的唇,让这个微笑看上去比哭还难看:“没事…我昏迷了几天?”

体内隐约还有电芒流过,带来阵阵麻涨的痛感,却好在能忍受,不至于疼的那么厉害。

“五、五天!”小宫娥似是有些胆小,说话的底气俨然不足。

流苏闭上了眼,喃喃道:“原来如果没有他出手相助,这份伤害能让我睡上五日之久!”

又问:“其他人呢?”

她记得大婚当日这殿里宫娥成群,个个见了她都殷勤的行礼,喊上一声‘娘娘’,如今看这室内萧瑟的情景,想来是知道她被圣君不待见,兀自离开了。

小宫娥有些呐呐的不敢说话,似乎流苏是很可怕的怪物似的。

“无事,说吧!”

“姐姐们都、都离开了。”小宫娥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不过娘娘放心,奴婢不会离开的,奴婢会好好照顾您。”

抬起无力的手摸了摸小宫娥干黄的头发,流苏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阿梦!”

流苏勾了勾唇,忍过一波余痛缓了口气才道:“圣君…可曾来过?”

这句话说完,心口处像是被生生剜了一刀子似的,疼的她脸色白了几分。

阿梦面带不忍的心疼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我无事,守了这几日你也累坏了,下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喊你!”

阿梦带着担忧离开,流苏体内的余痛渐渐散去,她缓了许久的力气才勉强凝起点点仙力。

当仙力开始聚集时她神情一怔,眼底终是涌上一片惶恐。

“我的修为……”

以往都有青鹤帮她缓解,体内的仙力虽也有消耗,却微乎其微,事后稍稍努力修炼便也恢复了。

没想到这次纯借仙力抵抗居然直接耗掉她三百年修为。

如此一来,若是体内的伤无法化解,怕是用不了多久她便修为大跌,怕是连命都要没有了。

室内香风一卷,一道紫色的身影缓缓现身。

流苏瞳孔一缩!

花盈盈!

“流苏姐姐……”

花盈盈妖艳的红唇微微一勾,端的是风情无限。

“你来做什么?”流苏作为仙帝爱女,身份尊贵,万不是这来历不明的花盈盈所能比的。

想到大婚那日她掐算的时机以及布置的传音阵,流苏哪里不明白她是刻意为之的。

“自是来看看姐姐。”花盈盈纤细的指尖挑起一缕秀发缠绕翻转着,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道,“姐姐嫁过来也有几日了,不知这星华殿可还住的惯?”

不等流苏开口,花盈盈接着道:“本来应该早些来看看姐姐,可妹妹这几日旧疾复发,青鹤哥哥昼夜不离的守在身边,连床都不舍得让妹妹下,养了这几日才好了些,希望姐姐千万别怪妹妹,更别怪青鹤哥哥,他也是心疼我……”

这番话让流苏何止是挖心割肺的痛,只是不想在花盈盈面前露怯,硬生生扛住了。

他呵护另一个女人细致入微,却全然不顾她的生死。

当年那个眉目温润的少年大约是走丢了吧!

流苏再刻意压制,眼底一闪而过的伤情还是被花盈盈看了清楚,她莲步轻迈走到床边,压低了声音徐徐吐出四个字让流苏如遭雷击!

“青、扇、哥、哥!”

“你……”

花盈盈嘻嘻笑着退后,轻柔的声音却仿佛是最利的剑狠狠的穿透了流苏的心脏。

“青鹤哥哥说你虽幻化为男儿身,可混与男人堆里五百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想来越发觉得恶心……”

流苏脸色立时一片煞白,双耳中更是嗡鸣作响,连花盈盈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只那喉间的甜腥压了几压终是没压住,哇的一口喷了出来。

屋里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

他,果然知道!

可幻想中的惊喜未见得,却得来这般诛心的嫌弃。

这体内的伤再低头瞧时,流苏自问:可值得?

 

《爱正浓君可知》第四章

流苏这一口血吓坏了阿梦,慌乱的不知所以。

小宫娥急的团团转,连个毛巾帕子都不知道该去哪儿寻。

还是流苏自己从乾坤袖中抽了条帕子出来擦去嘴边的血迹。

小宫娥手忙脚乱的端了茶来让流苏漱口,担忧的道:“娘娘,奴婢去寻个妖医吧!”

流苏摇了摇头,笑的凄然。

她的病没有哪个大夫能治的好。

想起出嫁前帝父殷切的叮咛:“倘若青鹤对你不好,别勉强,就回来吧。留在仙界能压住你体内的伤,妖界的月圆夜最是阴毒,不是你能承受的住的。”

要回去吗?

流苏不舍得,也不甘心!

她真的难以割舍下这份情谊,也实在难以相信五百年的陪伴最后换来这样的对待。

可若不回……

看着他跟花盈盈卿卿我我,看着他们花前月下,看他眼里的厌恶与花盈盈眼底的幸灾乐祸?

她能撑多久?

帝星殿!

“混账!”妖帝怒声道,“你再说一遍!”

“儿臣应您的要求将流苏上仙娶了回来,完成了帝父的心愿,现在儿臣的心愿恳请帝父达成,允许儿臣娶盈盈为君侧妃!”

“不可能,想都别想!”妖帝厉声道,“朕答应过仙帝,坚决不会同意那个女人进我妖族皇家的门!”

仙帝仙帝,又是仙帝!

他想退婚时仙帝不同意,两厢里闹的不甚愉快,花盈盈跑去仙族跪求,遭仙帝毒害,差一点丢了性命。

后来迫于帝父的手段,他不得不娶了那个女人进门,如今却还横插一杠子,不准盈盈入皇室。

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给仙族脸面。

青鹤抬起视线,语气坚定的道:“那儿臣就休了流苏!”

“你敢!”

“帝父且看儿臣敢不敢!”

“你……”妖帝眯了眯眼,痛心道,“仙、妖两族历来交好,你连为父与仙帝之间的交情都不顾了么?”

青鹤面色一片凛然:“若这交情只能用联姻的方式来捆绑,如此交情不要也罢!”

“混账东西,这是当年你亲口应了的!”妖帝大怒。

“那时儿臣不知情为何物,此事应的鲁莽,要打要罚儿臣绝无半句怨言。”青鹤直视着妖帝,语气十分坚决,“若仙帝一味霸道,那儿臣只能将流苏上仙休回仙界。”

门外,憔悴的人扶着柱子的手抖的不像话,身子摇摇欲坠,不可置信的看着大殿内那个咆哮愤怒的身影。

为了能让花盈盈进门,他竟然以休妻来做要挟?

大婚才短短几日,便要被休回仙界么?

她的脸面暂且不顾,帝父的脸面……往哪儿搁?

“我同意!”

殿内父子二人僵持不下时,虚弱的声音从门口那里传来。

这声音让青鹤微微一怔,在转过头去看到面色苍白的流苏时,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不过转而便一声冷笑响起:“原来你就是流苏上仙?”

青鹤的话让流苏心头刺痛,垂下头遮住瞬间泛红的眼眶。

“流苏贤侄…不是,流苏,你这是怎么了?病了吗?”妖帝看到流苏的模样心头惊了一惊,忙关切的道。

他跟仙帝交情不错,人家把女儿嫁给他儿子,结果才结婚几日便成了这副模样,若是让仙帝知道了,他怎么交代?

“谢帝父挂念,流苏无事!”流苏柔声道。

青鹤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挡住身后的妖帝,细弱蚊蚋的声音轻飘飘的传进了流苏耳中:“流苏上仙,你们这是玩的什么把戏?一个强势禁止,一个则大度宽容,是想让本圣君知你的情吗?”

“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本圣君讨厌你们这样的嘴脸!”

流苏脸色一片煞白!

 

《爱正浓君可知》第五章

“娘娘,您真的要搬到冷蛇城去?您是堂堂君妃,未来的帝妃,怎么能去冷蛇城那样的地方呢?”

阿梦焦急的看着流苏将带来的嫁妆收进乾坤袖,急的要哭出来。

流苏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这大约是最好的办法了!

在帝星殿上,她同意了青鹤娶花盈盈的事。

而出了帝星殿,她提出了这个要求……

她离开宫殿,搬到妖族最偏僻,也是最混乱的冷蛇城去,从此两人空有名分,却各不相干,待满五年,两人好聚好散,再签和离书!

给她帝父留个面子,也给她一个梳理这段感情的时间。

他同意了,点点头大步离开。

连半个字都未曾施舍给她。

大约是真的厌恶到骨子里了吧?

温热的液体沿着唇角流入口腔,她不知道喜悦的泪水是不是甜的,反正仔细品了品,她的泪苦涩的令人难忍。

“原来话本子里说的都是真的,爱情里陷的深的人,最卑微!”

流苏抬手轻拂,脸上的泪能干,可心里的伤抹不平。

南丘,回了盈心殿的青鹤却有些意外的站在厅里发呆。

那孱弱的身影与他提出五年之约时,眼底的神情不知为何让他心头升起些许熟悉的感觉。

明明对她厌恶至极,可当她不似作伪的姿态说出去冷蛇城时,心里竟隐隐有些不忍。

一阵香风袭来,花盈盈娇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青鹤哥哥在想什么呢?”

难不成妖帝还是不同意青鹤圣君的提议?

想到这里,花盈盈心头升起些许紧张与不甘!

妖帝可不是青鹤,她能拢住青鹤的心全靠步步算计,可这些手段用在妖帝身上就不合适了。

流苏不就是仗着有个好爹才让妖帝对她高看一眼,如此维护。

她若是要有流苏那样的出身,还用得着这般算计?

“哦,你来了!”青鹤叹了一口气,将流苏的提议说了一遍,最后道,“她不在你也自在些……”

生平头一次没有将花盈盈的事放在第一位。

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微的烦乱。

花盈盈听说流苏提出要去冷蛇城,并在五年后与青鹤签和离书时,眼珠微转,半叹半嗔道:“流苏姐姐为了能博你一份疼爱,也是煞费苦心了!”

青鹤圣君神情猛地一怔,厌恶的神情瞬间涌上眼底。

“果然步步都在算计!”

语毕甩袖而去!

星华殿,流苏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部收进乾坤袖,正准备离开时眼前人影一晃,青鹤面色阴沉的出现在了厅中。

“青…圣君!”流苏心头乍喜乍寒,差点以青扇的语气雀跃的喊出青鹤的名字,好在很快就认清了事实,及时改口。

他是来挽留她的吗?

青鹤视线一扫,原本满是怒气的眸子微微一震。

殿内所有沾染了她气息的东西竟一件不留,全收了起来。

唯独捕捉到她眼底那隐约闪过的期待,让青鹤眼底再次浮起一抹厌恶,皱眉冷声道:“怎么还未离开?”

流苏心头刺痛,低了头轻声道:“这就走!”

青鹤点点头:“五年后,我必派人将和离书送去。”

流苏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抖着,指尖上的凉意直达心底,连骨子里都是冷的。

想打个颤,被她生生忍住了。

他的意思是…连面都无须见了!

“保重!”

低着头道出一句珍重,人御风而去,徒留淡淡的别致清香随着带起的风卷进青鹤的鼻息间,眸底一震,人怔在了那里。

 

《爱正浓君可知》第六章

“圣、圣君?”

阿梦战战兢兢的声音让青鹤回了神,狭长的眸子下意识抬头看去时,门外哪里还有流苏的影子。

“这味道……”

“青鹤哥哥!”

娇滴滴的声音打断了青鹤的揣测,他看到来人眉目间闪过一片温柔,柔声道:“你怎么来了?”

花盈盈进了殿内,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心头顿时一片欣喜。

流苏果然走了!

“盈盈想来劝劝姐姐……”花盈盈仔细观察着青鹤的神情,道,“流苏姐姐毕竟是仙帝最疼爱的女儿,事关两族的关系,若是闹的太僵怕青鹤哥哥难做,只要盈盈能做青鹤哥哥的人,当不当侧妃都没关系……”

花盈盈的大度让青鹤眼底闪过一抹感动,上前一步握着花盈盈的手,道:“那怎么行?如何也不能委屈了。”

“青鹤哥哥……”

花盈盈满心的感动让她眼底浮起一层薄雾,投入青鹤怀中,环着青鹤的腰,动情的道:“有青鹤哥哥这句话,就是让盈盈即刻死去盈盈也心满意足了。”

她抬起头看着这座宫殿,眼底闪过一抹贪婪,星华殿是正妃的宫殿,规模宏大。

虽然她的盈心殿仅次于星华殿,青鹤甚至还为了她将殿名改成了盈心殿,可毕竟是侧妃的宫殿,较之星华殿还是差了些。

美人在怀,可青鹤不知为何心底总有些空落落的,特别是流苏离开前留下的那抹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青鹤哥哥,这回你可以搬回来,不用日日留在盈心殿了。”花盈盈体贴入微的道,“你好歹是圣君,有主殿不住却陪着盈盈住在偏殿,传扬出去没得弱了名头,盈盈每日往返即可。”

“无需这么劳累,你也跟着搬过来吧。”青鹤心里装着别的事,没多做思量,只随意的道!

花盈盈眼底透出难掩的喜意。

第二天便命人将星华殿大肆装修了一番,全部按照她的喜好重新布置起来,就等着两人礼成之后同室而卧,将来流苏签下和离书,她就是青鹤身边唯一的女人。

想到这里花盈盈心头有些微微的失望,与青鹤感情好到这般程度,可他始终守着那层底线,并未碰她。

就好像……哪怕两人拥的再紧,中间好似也隔着一层无形的屏障,无法跨越。

不过想来也快了!

为了能迎她进门不惜让流苏搬去冷蛇城,等两人礼成之后总不能还会守着那防线不去踏破吧?

“青鹤哥哥回来了吗?”

花盈盈站在正厅门口问自己身边的宫娥道。

整整五日了,她将星华殿布置的富丽堂皇,迫不及待的想等青鹤回来看上一眼,可这两日青鹤并未现身。

“听说妖帝给圣君派了任务,不再妖都!”宫娥道,“不然您给圣君传个音问上一问?”

花盈盈轻轻摇了摇头,转身看着装饰焕然一新的宫殿,野心透过眼底显现而出。

“五年,太长了……”

五年能生出太多别的变故!

“不能等五年!”

花盈盈挥手布了个阵法,通身妖力涌动,手指间手诀掐成,两根青丝出现缠绕其中。

片刻后散了妖力,眼神微凝。

“圣君竟去了冷蛇城?”

“看来妖帝是铁了心要撮合圣君与流苏。”

花盈盈咬着粉唇,眼底一片算计。

招呼了她的心腹宫娥,从室内消失了去。

 

《爱正浓君可知》第七章

冷蛇城!

流苏并未带伺候的宫娥,只身一人来到此处,寻了处空院子住了下来。

院子里种了一株她未见过的树木,倒也枝繁叶茂,树下有石凳,流苏自打过来在这石凳上坐了好几天了。

平生从未有过的迷茫这几日盈满了心间。

从前她是有目标,对生活是有规划的。

可他冷漠的厌恶让她的目标瞬间碎成齑粉,连带着她憧憬过无数遍的生活都跟着化成了泡影。

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这时间该如何打发了。

与其待在天上受这种煎熬,不如去凡间走走,让红鸾星君帮我写个话本子,我也去体验体验情爱的美好?

流苏尽量去忽略心底的涩痛,给自己找事做。

这个念头才起就被她自己掐灭了:不行,我现在体内带伤,若是不能化解这凡间也去不了。

流苏上仙好闲情逸致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流苏神情一冷,看向来人:你来做什么?

花盈盈打量着仍有些苍白的脸色,挑了挑眉笑道:自然是听说姐姐搬到这冷蛇城特意过来看看啊!

花盈盈,五年内我不会去打扰你们的生活,也请你别来打扰我,五年后我会自行离开。流苏冷声道。

花盈盈吃吃的笑:五年啊,太长了

流苏眯了眯眼:花盈盈,你别太过分!

姐姐急什么?花盈盈上前一步小声道,姐姐,青鹤哥哥来冷蛇城好几日了,妖帝给他布置了任务,青鹤哥哥可曾来看过你一眼?

流苏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心境不去想那个人,如今被花盈盈无情的揭开,心口上的痛楚铺天盖地袭来,让她的身子晃了一晃,努力站稳,冷着声音道:我与圣君已有五年约定,这期间我二人也是互不相关,他来冷蛇城看望或者不看望我有什么可奇怪的吗?

花盈盈吃吃娇笑:也是,青鹤哥哥一忙完就急着回去陪我,怕是也没那个时间过来看姐姐你一眼。

流苏看着满带炫耀之情的花盈盈,强忍着透进骨髓里的寒意,声音冷冽的道:我祝你们情投意合,千年、万年不离不弃,现在你可以走了!

花盈盈觉察到缠绕在小拇指上的妖力微动了一下,她丹田猛地一震,一口黑血猝不及防的喷了出来,趴到了地上面带虚弱之情哀求道:姐姐,妹妹只是贱命一条,本就中了仙帝的‘丹毒掌’,时时受疼痛折磨,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说,求你回去好不好?妹妹将星华殿重新布置了,你跟青鹤哥哥重新开始好不好?不能让外人看了青鹤哥哥的笑话啊

流苏正满面疑惑,就觉得一股妖力袭来,卷起她的身子重重的扔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流苏疼的眼前阵阵发黑之余也能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慌忙蹲下去温柔的将花盈盈抱了起来,满脸疼惜。

忽的,两道泛着浓郁杀意的视线落到了她身上,这视线犹如实质,仿佛在她身上刺了两个窟窿似的,疼的她脸色越发苍白。

流苏上仙,五年实在太长了,本圣君回去就命人将和离书送来,自此天上地下,再无瓜葛!

语毕怀抱花盈盈御风而去,徒留那满面苍白的人晃了晃,又一大口鲜血喷出,无力的跌到了地上。

天上地下,再无瓜葛!

流苏苦笑,觉得心口像是裂开了似的,体内的精元仙力都流了个干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爱正浓君可知》第八章

星华殿,花盈盈小心翼翼的拽了拽青鹤圣君的衣袖,小声道:青鹤哥哥,你这样做会让仙帝不满的,得不偿失!

哼!青鹤满面愤慨,斥责道,他们父女两个联手算计本圣君,这账本圣君还没与他算呢,他不满,本圣君又何尝不是?

提笔刷刷写下一份和离书,凝了妖力祭起一个印文,和着一口心尖血重重的盖在那份和离书上。

花盈盈压着心头因过于兴奋的鼓动,体贴的柔声道:这信件极为重要,让我身边的宫娥去送吧!

不用,让我的灵宠送过去吧!青鹤不以为意的说完,屈指一弹,和离书化作一阵清风飘出室外,伴着他的一句话消失在空中,去冷蛇城找一个叫流苏的人让她签字,将和离书带回来。

空中嗡声一震,一切回归平静。

可花盈盈的脸色却唰的一下变了,声音里都有难掩的紧张:青笛出关了?

青鹤点点头,声音里有难掩的欣慰与喜悦:总算出关了,青笛此次修为大涨,觉醒了灵魂透视,正好能协助我扫平混入妖族的魔人。盈盈你好好休息,等我任务完成再回来陪你。

语毕没去注意花盈盈的异样转身离开。

小姐,您怎么了?身边的宫娥见花盈盈心神不定的,不由问道。

阿巧,你有没有注意到,圣君未提娶我进门一事?花盈盈心慌意乱的,转身急急的抓住宫娥的手,道。

圣君这两日大约是忙坏了。宫娥忙笑劝道,为了您都跟才进门的那位签下和离书了呢,小姐您是不是跟下界的姑娘们一样,也在婚前患得患失的?

花盈盈心头的慌乱不止此一节,却无法对身边的宫娥说。

青笛,是认识流苏的。

青笛是万年湘竹修炼成妖,既是青鹤的武器也是他的坐骑,虽未开灵智不能口吐人言,可花盈盈能觉出它对自己的不喜与排斥。

却对流苏十分亲近!

刚刚青鹤提出,它觉醒了灵魂透视,会不会认出流苏就是当年的青扇呢?

不知道那根死竹子有没有通灵,若是得以通灵能与青鹤进行灵魂交流与沟通,那流苏的身份就藏不住了。

花盈盈来回的踱步,将宫娥遣走开了闭音阵,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素手翻转一个传音阵凝结而成。

在冷蛇城的流苏嘴角的血丝还没擦干净,便觉出空气中一阵波动,熟悉的气息传来让她不由大怒,才想挥手将传音阵打碎,阵内便传来了青鹤的声音。

温柔的语气透着暧昧的气息直击流苏的心神:盈盈,给我

青鹤哥哥轻、轻点啊啊这、这是星华殿,是啊是流苏姐姐的地方

盈盈,别提那个女人,青鹤哥哥只想要你,只想给你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她,不配!

浓郁暧昧的气息透过传音阵铺面而来,流苏身子晃了一晃,本就没有恢复血色的脸上越发白的骇人,凝了几次才将仙力堪堪凝起,挥手将阵眼打算,扶着手边的石桌软软的坐了下去。

一口气未曾缓过来,又有能量波动传来。

流苏大怒,挥手便砍:滚开

只那气息却让她猛地一怔,中途散了招式,看着空中徐徐出现的身影,失声道:青笛!

 

本书标签:爱正浓君可知,流苏青鹤,青梨,古代言情

爱正浓君可知青梨小说

热门文学

  • 八零辣妻致富忙最新章节-文清浅纪笠完本免费阅读

    八零辣妻致富忙免费阅读,《八零辣妻致富忙》是网络作家祁子寒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婚恋生活小说,八零辣妻致富忙文清浅纪笠是书中的主角。郭玉娟笑了笑,起身瞥了文清浅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之前我还以为大哥和DS感情变好了呢,可这大哥连着三天没回家,看来是不愿意回来啊有些婚啊,早晚要离,也不知道硬耗下去有啥意思文清浅这才意识到,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纪笠了,虽说纪笠工作忙可以理解,可这么分居

  • 权宠亿万甜妻无弹窗阅读-权宠亿万甜妻在线免费全本

    想找权宠亿万甜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权宠亿万甜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白幺幺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我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门口的保安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表,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十分明显。秦小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我正打算回一趟家呢,你看这晚餐也没准备。我刚走到客厅,迎上了正提着包要出门的孙姨,她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没关系,你回去吧,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我接了一杯水冲她笑了笑,孙

  • 八零辣妻致富忙无弹窗阅读-八零辣妻致富忙在线免费全本

    想找八零辣妻致富忙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八零辣妻致富忙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祁子寒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你这大粘糕还有主动要离婚的一天?你又要耍什么花样?王翠霞撇着嘴,白了她一眼。我再说一次,我同意离,在我反悔之前,你们最好马上离开,不然王翠霞和纪盛对视了一眼,都忙不迭地退出了值班室,临走扔下一句:赶紧办手续,别拖拖拉拉的!文清浅见他们走远了,对陈秋月说道:我和纪笠要商量离婚的事情,麻烦你先

  • 万邪圣尊无弹窗阅读-万邪圣尊在线免费全本

    想找万邪圣尊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万邪圣尊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秦九歌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该不会,表面人五人六的秦兄,其实内心是弯的吧?宋乐在心底以小人之心暗自揣度,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岂不是引狼入室,对自己的人生安全极度不负责?死死盯着秦九歌,宋乐捏紧拳头。倘若对方真的爆发出禽兽的一面,自己抡圆了拳头,打得他花儿为什么那么红。还好,秦九歌为人虽然脸皮厚了些,做事无赖些。内心的人格却依然笔

  • 霍少宠妻成瘾无弹窗阅读-霍少宠妻成瘾在线免费全本

    想找霍少宠妻成瘾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霍少宠妻成瘾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喻九千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沈云曦向来善于察言观色,她话音刚落就看到张阿姨的脸色倏地变化,她知道这个人劳什子季云棠不简单。她对这个名字只是略耳熟,实在真的想不起来是哪里的妖怪了?!过去四年做的蠢事里,他占的比重肯定很大,才会让她一次次被霍一诚怀疑。偏偏她还不能反驳,因为确实做了。张阿姨,你说吧,我以前确实糊涂了一点。太多

  • 万邪圣尊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主角秦九歌牛万山

    万邪圣尊是最近非常热门的玄幻小说,由作者十年慰风尘倾心打造,万邪圣尊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角叫秦九歌牛万山的小说叫做《万邪圣尊》,本小说的作者是十年慰风尘所执笔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方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没有去怡红院,还真做对了。合着半天,自己这算遇见了绝世高人?“高人,你,你是要传我神功吗?”那种遇见高人传法,一飞冲天的神话并不罕见。对方的智商余额明显不足,几番话下来,已经...

  • 万邪圣尊小说小说免费阅读-秦九歌牛万山小说

    万邪圣尊是最近非常热门的玄幻小说,由作者十年慰风尘倾心打造,万邪圣尊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角是秦九歌牛万山的小说叫《万邪圣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年慰风尘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说罢,死胖子就要走。当然,走之前,死胖子扭扭捏捏非要和戎可可同路,说是大家探讨探讨修炼心得,互相取长补短。秦九歌觉得戎可可娶了死胖子也不错,至少不必担心吃不到肉。见二人要走,秦九歌哪里愿意,倘若没有人...

  • 权宠亿万甜妻秦深楚晏小说内容在线阅读

    权宠亿万甜妻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言情小说,由作者白幺幺倾心打造,权宠亿万甜妻免费阅读全文在线。甜宠新书《权宠亿万甜妻》是白幺幺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深楚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门口的保安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表,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十分明显。“秦小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我正打算回一趟家呢,你看这……晚餐也没准备。”我刚走到客厅,迎上了正提着包要...

  • 傅唯西傅丞渊的小说-首席暖妻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

    首席暖妻心尖宠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言情小说,由作者侧耳聆听倾心打造,首席暖妻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角是傅唯西傅丞渊的小说叫做《首席暖妻心尖宠》,本小说的作者是侧耳聆听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唯一,你叔叔去巴黎了,也不知道搞什么,非要在订婚之前去一趟巴黎。”爷爷的话,让傅唯西原本夹筷子的手突然颤了下——“为什么……去巴黎?”爷爷很无奈,“谁知道,订婚日子都定下来了,非要延后几天,真是不...

  • 最强佳婿完本在线阅读-最强佳婿最新小说

    最强佳婿是最近非常热门的都市小说,由作者陌笙倾心打造,最强佳婿免费阅读全文在线。《最强佳婿》是作者陌笙最近创作的都市逆袭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最强佳婿》精彩节选:周秋雪不禁蹙眉,这下是真的糟糕了。碰上了这么一个不小的麻烦,如果不解决的话,那自己真的别想在通州市开公司了,说不定还会面临巨额的赔偿金。“周总……”秘书在旁边有些担忧。“只能看天行事了……”周秋雪无奈...

最新小说